首页 >盟务要闻 >决战脱贫攻坚那萤火虫闪烁的光

那萤火虫闪烁的光

时间:2020-04-13来源: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

 4年前,我被单位派到那个叫关龙的村子里开展扶贫,这是一场牵动国家的浩大行动。我负责联系帮扶2家农户,一户主人叫王大铜,一户叫秦德贵。

 今年35岁的秦德贵目前还是单身,一只腿残疾。秦德贵以前是开货车的,车轮滚滚向前,秦德贵想通过开货车让家里过上好日子,他做梦也在运煤,运水泥,运粮食,运蔬菜。在女儿小娟10岁那年的一个早晨,山雾很大,秦德贵把货车开到了山沟里,命算是活下来了,一只腿却成了残疾。面对颓丧的妻子,秦德贵主动提出,老婆,和我离婚吧,别让我拖累了你。老婆趴在他肩头抽抽泣泣说,我怎么舍得丢下你和小娟,人要讲良心啊。半年后,老婆还是离开了秦德贵,和村子里一个打工回来成了老板的人好上了。

去了秦德贵家几次,他把我当成了知心人,有啥心事也愿意倾诉托付给我。有次去秦德贵家,见他眉头紧皱,我问他有啥心事。秦德贵说,女儿小娟刚上初一,就不想上学了,要回家跟他种地过一辈子。无论秦德贵怎样劝说,女儿就是不听。爸爸,你再逼我去上学,我就跳岩,女儿做出一个双手伸开的动作。女儿的动作,把他的心吓得抽搐起来。秦德贵说,他和女儿相依为命,小娟是他这辈子的希望,只要女儿出了啥问题,他愿意以命相换。

秦德贵哭了,不读书咋行啊,就跟我在山里种地,哪有出头之日。秦德贵央求我,去劝劝他女儿,小娟在班上的学习成绩还排名前十位。

小娟实在是太内向了,面对我苦口婆心的劝说,她扯着衣角,就是不开口。我走不进她的心。

我想到了朋友老牟的小女儿一月,上小学二年级的一月是个阳光小女孩,演讲还在市里获过一等奖。

一个周末,我让老牟开车,一同带上一月去了那个村子。在路上,我向一月说了事由。我说,一月,拜托你了。一月笑笑说,叔叔放心。

到了小娟的家,青瓦房下,她正在木桶里淘洗着红薯,用怯生生的目光望着我们。

一月走过去,伸出手跟她相握。小娟搓着满是泥土的双手,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轻声说,我手上有泥巴。一月伸出双手,跟她紧握在了一起。我一下看见,小娟的眼里闪动着泪花。

那天中午,拖着残腿走路的秦德贵坚持留我们在他家吃个饭,我们答应了。

孩子的心似乎是容易相通的,一月和小娟很快就愉快地相处了。午饭后,小娟背着背篼,一月陪她上山砍柴。

山坡上,小娟坐下来,把自己的心事倾吐给了一月。 

小娟告诉一月,她上的小学,离家有5公里远,冬天的早晨,小娟就打着火把上学了,同学们称她为“火把女孩”。爸爸一个人在家种地太辛苦了!小娟作出一个决定,她不上学了,就和爸爸一起种粮食,种蔬菜,种水果,一样可以把日子过下去。 

    “一月,你真把我当作姐姐了?”小娟抓住一月的手,半信半疑地问。“姐姐,你就是我的姐姐!”一月朝小娟点点头,她一下扑在一月的怀里,激动地哭了。小娟答应一月,她要继续上学,她想读书,梦里也在听老师讲课。

回家路上,我对一月说:“谢谢你!”一阵山风吹来,树叶哗啦啦地响,我忽然感觉,树也笑出了声啦。

从此以后,大山里,有了我和一月的凝望,多了我们共同的牵挂。3年多来,我一次一次和老牟带上一月去看望她的小娟姐姐,让姐妹俩多说说知心话,说说学习上的事儿,聊一聊长大以后的梦想。

在山里,小娟教一月种蔬菜,种瓜果,还教她认识了山里许多树木花草的名字。去年夏天,一月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南瓜回家,那是春天,小娟教她种下的。一月在学校的演讲里这样说,从一粒安静的种子落地,到瓜熟蒂落,这其间的劳动和等待是多么幸福啊!

春天,小娟还带上一月去看她爸爸在田园里插下秧苗,一直到秋天收获金黄的稻子。稻子在大地上的旅程,让两个小女孩明白了,我们平常吃的一粒大米,它也在季节里经历了风雨雷电的洗礼。一月说,叔叔,我要爱上劳动,珍惜粮食,她的心,充满了感恩!

夏天,一月又去了小娟的家。一个晚上,一月和小娟看见一只飞舞的萤火虫,她们欣喜地随着萤火虫那微微的光影,一直追啊追。小娟后来告诉一月,她要好好读书,好好地陪伴爸爸一起劳动,长大以后,用知识的力量化作光芒,照亮大山!

在作文里,一月这样写:小娟姐姐啊,我为你的梦想喝彩,我为你的希望祝福,我们一起努力吧,一起加油!

这两个相互赐予成长岁月力量的小女孩,也让我和老牟的心,如山里旺盛草木,一派葱茏。(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