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盟务要闻 >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助力之六 梨花白,梨子甜

决胜助力之六 梨花白,梨子甜

时间:2020-04-16来源: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

“玉树琼葩白,东风落雪香。”

    美啊!去年的今天,已经去中山镇常乐村江津盟区委扶贫产业园看梨花了,今年,因为疫情防控不给国家添乱,守规定乖乖待在家里不乱跑。翻着手机相册中的照片,心儿已飞向春天的梨花。

“幺妹,梨花已经在开了,今年你们不上来看花,那吃梨子的时候上来哟!”家在常乐村的“新老幺舅娘”打电话来了。

    “新”——“老”——“”舅娘?感觉有违和感,但不矛盾哈!“新”是因为她去年年底才成为我幺舅的新娘,“老”是因为她的确已不年轻,并且是带着三岁的小孙孙和我幺舅结婚的,当然,我幺舅也不年轻了,“老幺舅”嘛。

    他们的缘分简直就是传奇电视连续剧在现实中翻版。舅娘一家是在我上学时买了我二家公屋侧地基修房子落户在我外婆院子的,和我外婆一家认了表亲。我去外婆家时,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她自然成了我的小伙伴,她名字中有一个梨字,大人们喊她“小梨”,她和舅舅们一辈,我喊“小梨孃”。

我的三个舅舅中幺舅和我同岁,自“小梨孃”一家搬来后,与“小梨孃”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小梨妈妈也挺喜欢我幺舅。小梨爸爸曾经抗美援朝,有胃病啥的,劳动力不好,家里有挑水担粪的重活儿时,常把我幺舅喊去帮忙。力气是个怪,用了它还在的,幺舅也没推辞过。到了该提亲的年龄了,我外婆请了媒去小梨家提亲,原本似乎是水到渠成只不过依规矩走个过场的事,小梨爸爸却是很坚决地告诉媒人:“这山旮旯种不出啥东西,没公路交通不便,连娃儿读个书都要起早摸黑走十几里山路,读啥子书,只是混长大没出息,小梨要嫁到山下的人家,以后娃儿读书不遭罪。”
    小梨家回绝提亲之后,我幺舅就外出打工去了。
    过了不久,小梨家就办了嫁女酒。小梨嫁到了山下紫云镇的一户人家。听说,小梨的丈夫姓王,那户人家距离紫云街不远,坝子边就津柏公路,自然以后小梨的娃儿去紫云小学上学也很近。可以说是完美,小梨爸爸很满意。
   外出打工的幺舅自然是不好。本身文化不高,砖厂呆几年,媒矿呆几年,小工几年,一蹉跎人生就过半了。可能也曾挣了点儿钱,大哥搬家到山下送一点,二哥买房子在镇上送一点,就是不考虑自己是否该把房子修葺一新。别人打工回来都带回一同打工的妹子结婚生子,幺舅就是带不回来或者不带回来。母亲挺着急,想替他张罗,幺舅似乎已经玩世不恭了:“哪个说的人就是结婚?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不好吗?我想干事就上班,不想干事就,多轻松!找些累来做啥子!”“那想过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吗?你大哥二哥家她不去,我家她也不来,说她在家喂个猪你过年回来才有起倒。”我们都以为这辈子幺舅就这样东跑西窜,一辈子不会娶媳妇安心在家,只有外婆相信她的幺儿,多次这样给我说:“等你幺舅接舅娘了,我就到你几个舅舅家轮流住了。”
    外婆的盼望——老人善良的愿望终没落空。又准备外出打工的幺舅参加了江津盟区委打造常乐村扶贫农业产业园在村上的调研会,签下了改造荒山变梨田的合同。
    了合同就干。不外出打工了,幺舅留在老家的山上,挖、挖、挖,、种、种。
    一季梨花如期漫山遍野,圣洁如雪,清香如兰。幺舅沉醉在梨花的海洋,他不知道,身后来了一双默默注视着他的眼睛。
    小梨孃回来了。她的王姓丈夫开始对她倒也挺好的,种庄稼顺带种点儿蔬菜拿到街上去卖,如当年她爸爸的设想娃儿读书也近,没有大富大贵也算衣食无忧。可不知受了谁的捣鼓,他丈夫突然之间就跟人做起了倒卖野生动物的勾当。怕被人发现,他丈夫把关了野生动物的笼子藏在家里,充满了骚臭味,或者是把装了蛇的袋子放在床下。小梨又惊有怕,自然反对。反对无效,招来家暴。忍气吞声也没有能继续维持婚姻,他丈夫是他向她买野味还是买他野味的女人搭上鬼迷心窍坚决和小梨离婚,喊小梨“滚”。儿子、媳妇劝阻不成感觉不堪相处就外出打工了;而那个人,被人举报依法受到惩处。
小梨带着三岁的孙子回到了父母身边。年迈的父母正好需要人照顾。   

一季梨子如期挂满了枝头。一个个黄澄澄的小葫芦真让人喜爱呀!江津盟区委的扶贫农业,不止是技术帮助,还帮助联系销售,所以幺舅不愁销路。小梨孃拉钩把梨枝拉矮一些,幺舅挑选着最大个儿的已经成熟的梨子摘下放进筐里,小梨的孙子看着筐里的梨子:“爷爷,梨子——甜!”
    收获的季节,小梨孃成为了我的舅娘——我的“新老幺舅娘”,只是已不是小梨,毕竟孙子都几岁了;幺舅,将近半百的幺舅,终于不再是光棍汉。
    路早通了,娃儿去学校不再不方便生活,如小梨爸当年的愿望一般完美。
    梨花白,梨甜!


【我要纠错】作者: 民盟江津区委 刘光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