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盟务要闻 >决战脱贫攻坚在穷乡僻壤播撒创新扶贫的种子——一位民盟人眼中的第一书记方文

在穷乡僻壤播撒创新扶贫的种子——一位民盟人眼中的第一书记方文

时间:2020-04-22来源: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

四月的夜风透着一缕缕凉意,傍晚,我拨通了方文的电话,这位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车田乡清明村第一书记说:“我们这里停水停电了,四下一望无尽的黑,我在山坡上看月光。”

酉阳是重庆尚未脱贫的四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而清明村更是“贫中之贫”,是全县尚未脱贫的九个村之一。

我问:“今年扶贫第三年了,你要回来了?”

他说:“是的,我有些舍不得,我喜欢土地、喜欢耕种和收获,这几年,我活得很充实!”

方文,是重庆市脱贫攻坚2018年度先进个人,2019重庆五一劳动奖章、中国第四届“中国林业产业突出贡献奖”获得者,重庆市第五次民族团结模范个人,他是用科技成果推动脱贫攻坚工作的第一书记典范。


生于贵州仡佬族 儿时萌生三大愿

初识他的时候,是2014年的2月初,南滨路,慈云寺,一棵于1930年从印度移植过来的老菩提树树干被虫啃噬,空了心,需要找专家诊治。时任林业局宣传处处长的好友董大法给我提供了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经济林研究所所长方文博士的电话号码。

电话拨通后,一位充满活力的年轻男士的声音传来,他热情地约好了时间看望老菩提树。

2月15日,方文来到慈云寺,他漆黑晶亮的眼睛像是扫描仪或探测器,对老菩提树上上下下进行了检索,仔细地“号脉”,他给老菩提树喷了药,解开绑在树身上的一条条绳索,又去洋人街挖了一筐泥土,抬回来给它填上坑洞,他一手泥,一脸微笑,说:“放心吧,它会没事的,今后有什么可以问题请随时联系我。”

打那以后,家里和朋友们的花草生病,都会找方博士咨询,他是一位忙忙碌碌但很有耐心的人,无论是一个蚜虫还是一片森林的问题,他都一视同仁认真解答。

逐渐熟悉了以后,我开始了解方文。

方文是仡佬族人,1978年出生于贵州遵义正安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幼小的他带着家里给的大米,步行几小时去上学,途中,顺手摘些野菜,作为午餐时的蔬菜,他认识了很多植物。

这样的处境使他萌生三个愿望:在家里走路鞋不粘泥,晚上可以照电灯,有一天能自由打电话。

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方文努力学习,考上了西南农业大学(如今的西南大学)果树专业,选择这一专业是学费相对较少,以减轻家里负担。2000年5月,读大二的方文,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班里第一个党员。

方文说:“入党宣誓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一定要学以致用,对得起自己这个党员身份。”

大学本科毕业后,原本已经在四川宜宾翠屏区水利水产农机局工作的方文选择了辞职读研究生,他靠着销售家乡的树木积攒下学费,继续修读与现代化农业有关的园林植物与观赏园艺专业。毕业后,他进入重庆市林业科学研究院,从事林业科技工作,如今在西南大学生态学专业在职读博士。

在重庆市林科院工作期间,方文主持或参与科研课题30余项,负责和参与科技服务项目200余个,获得国家专利授权5个,4个林木良种被审(认)定,形成行业技术规程2部、行业专业专著2部,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负责搭建科研平台2个,成为重庆市政协第五届委员会委员“委员履职尽责实践活动”专家库专家,担任重庆市植物学会第十二届理事会副秘书长,还先后获得三个全国博览会先进个人。

荣誉不是凭空而来,每个人的脚下都有一块土地,只有辛勤的耕耘,方有收获。


申请前往特困村 一户不落山路行

2015年,方文回到贵州老家时发现,老家贫穷落后的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善,驻村干部给当地村民的帮助和影响使他深受启发,“当时,我就下定决心,如果重庆也要选派人员到贫困村参与精准扶贫工作,我一定要报名参加。”

2017年8月,重庆市林业系统要选派第一书记前往深度贫困乡镇驻村扶贫,方文得知这一消息后,渴望改变农村贫穷落后面貌的那份初心再次浮现脑海。他立即主动请缨,申请前往酉阳县车田乡清明村当第一书记。

清明村位于车田乡东北部,从重庆主城区要开七个多小时的车。方文接到任命后,途经夹在两行大山中间、只有四米多宽的山路和坑坑洼洼的土路,终于抵达村里。他举目四望,感慨道:”这里好山好水好落后。”

驻村四个月,方文碰到四次蛇。扶贫两年,扎破了十多个车胎。山路难行,方文每天都要跑几遍,到村民家里嘘寒问暖,摆龙门阵,就这样,驻村第一个月,他和村干部、驻村队员“一户不落”地走访全村163户贫困户,摸清了全村人的家底。

走访贫困户时,方文只吃两顿饭,早上一碗面条,中午吃个生红薯,晚上回村。村委会晚上有时会停电,方文会搬出几把椅子,借着月光,在院子里一边和村干部商量明天的工作,一边吃晚饭。


扶贫还应先扶志 贫瘠土地变肥沃

2018年,方文在清明村三组建起了“叶用枸杞科技成果转化暨精准扶贫示范基地”。

最初村民们不看好这位博士书记的项目,大都袖手旁观,“为啥不卖枸杞卖叶子?”

《食疔外草》中认为叶用枸杞"坚筋耐老,除风,补益筋骨,能益人,去虚劳"。

“叶用枸杞可入药,也可以食用,烫火锅、清炒、煮汤均可,其明目、降血压、益智健脑等药用和保健功效都可与枸杞子媲美。”方文见解说无效,村民依旧满腹质疑,他撸起袖子,卷起裤腿,扛起锄头,下了地。

同时,方文还在努力做一件事:“扶贫先扶志,只有让他们真正了解科学技术对农业的巨大促进作用,他们才会接纳新事物。”

一年以后,方文的皮肤晒得黝黑,但是这黑使得清明村叶用枸杞的亩产量达到了500公斤,初上市场就获得市场青睐,一度卖到了38元一斤。

方文仅靠“叶用枸杞科技成果转化暨精准扶贫示范基地”就带动村民50余户(其中贫困户20户),户均增收近2万元,荣获重庆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重庆市发展研究三等奖一项。

从最初的质疑到拿到手上实实在在的红利,方文用实际行动让村民们对他的怀疑一扫而空。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和追求,在扶贫的时间里,我过得很充实。”他劝说村里放弃读书的孩子继续就读,赠送孩子喜爱的诗集。他说:“如果我不接受高等教育,不读书,也会和他们许多人一样,在这里消磨一辈子,这样的黄金时代就抱上了孙子,我想尽一己之力努力改善他们的人生。”

是的,方文只是众多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他宛若一棵山野里的无名之树,他辛勤耕耘,使贫瘠的土地变得滋润肥沃。

三年即将期满,方文就要回到重庆主城。目前,他正抓紧时间在清明村建设枸杞茶加工车间和保鲜库,延伸产业链,落实产品销售,确保叶用枸杞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扶贫不仅是暂时的增收,需要布局做好持续发展的产业链。扶贫更需要在村民们大脑里种植创新意识,让他们在家乡的这块土地上,结出智慧的果实。”这位平凡的第一书记方文博士,播撒的扶贫精神和创新理念已在清明村这块土地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民盟九龙坡区委会 郭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