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盟务要闻 >决战脱贫攻坚我用法治铺平脱贫的路

我用法治铺平脱贫的路

时间:2020-05-11来源: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

是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下称二分院)的一名普通职工民盟盟员,曾担任甘宁镇高桥村扶贫工作队员,有过律师经历,在检察院工作了14年,积累了丰富的民事行政诉讼工作经验,擅长处理各种民事法律纠纷。2015年7月参与脱贫攻坚工作以来,我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已经为高桥村村民妥善解决民事合同、婚姻家庭、侵权等民事纠纷12件。



一份小保险解决了“大问题”

法律通常不是村民解决问题的首选方法,但村里一个遗留难题的解决改变了村民的这种看法。2016年8月9日,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扶贫工作队与甘宁镇政府副镇长等人到甘宁镇高桥村6组召开脱贫攻坚政策宣讲会。

20多人挤在周世奎的屋子里开会,扶贫政策宣传完后,村民开始你一言我一言纷纷发言。

“你们这些扶贫政策我听不懂、我们这些穷人也没有得到什么实惠,一句话,就是不满意你们现在搞的这些!”65岁的周世奎抽了几口叶子烟后说。

瞬间会场像炸开了锅,好几位村民随声附和起哄。

“大家慢慢说,一位一位来,说说具体什么事情不满意?”看见场面有些乱,赶忙劝解。

周世奎的劲头来了,提高了嗓子:“我最不满意的就是我现在这个房子!”

原来,周世奎的房子是1999年修建的,修建时有一堵墙和高桥村小学校共用。2005年高桥村小学停办,房屋荒废,现在已经是一座危房。

周世奎以前也向村委会反映过几次,但是村里没有钱,谁都不敢去拆除这个房屋。如果维持现状,周世奎的屋子不仅会跟着漏雨漏风,还有倒塌受损的危险。

和村委会的同志商量:“可不可以发挥村里产业老板的力量!”

原来,村里新引进了一个中药材产业南城农业开发公司,需要一个存放货物的空房和烘干房,可以让其把荒废的村小学改造后利用起来,免收租金。

“我们的条件是让南城农业公司把周世奎的危房一并改造了!”经过了解,政策允许、中药材企业产业老板同意,但周世奎却不放心,对外来老板不信任。

为了促成此事,往周世奎家里跑了4次,为周世奎投保了农房保险。并提出双方可以先签订合同,由村委和扶贫工作队共同监督,周世奎终于同意此事。

在村里干了30多年的老支书杨大万见困扰多年的难题得以解决,还夯实了村里的产业项目,心里非常激动:“曾检察官这招真管用,实实在在为村里解决了大问题,一份保险比我这老脸好用多了!”

从此,我成为了村民心里义务调解员,遇到大小问题都会到扶贫驻村工作队找问问怎么办。


一份离婚诉状剔除了老人的“心头病”

贫困户吴发会老人是的重点扶贫对象,她一直有一块心病,就是儿子的婚姻问题。

6年前,老人的儿子与儿媳结婚后,夫妻双方长期因琐事闹矛盾,儿媳不仅“口齿伶俐”,打起人来下手也狠,儿子不仅说不过她,还经常被打。

2018年3月15日,儿子在与儿媳吵架过程中被对方用玻璃杯砸伤了头部,受伤住院2个多月,至今仍有头痛的后遗症。儿子在住院期间,儿媳不仅不照顾丈夫,还2次上门要领走孩子,但儿子始终不同意。

儿子觉得“这个女人太凶”,双方感情破裂,多次提出离婚,女方表示同意,但就是不去签字,也没再见面。

吴发会去龙沙镇法庭咨询,得知可以起诉离婚,但儿媳必须到场。同时,请律师打官司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家里也耗不起。

2018年10月15日,吴发会来到村里找帮忙。

“代写离婚诉状、帮助打官司都不难,难的是要了解夫妻双方的真实想法。”听了吴发会老人讲的事情后说。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心想,如果可以调和挽回,就不走离婚诉讼。没过几天,吴发会的儿子从湖北省回来讲述事情的经过,和吴发会老人说的情况基本一致。看见他头上还有伤疤,就电话联系了吴发会的儿媳,对方说他们夫妻长期分居,不愿再维持婚姻关系,只是自己一直忙于工作而没有来处理。

见双方心意已决,就根据男方口述,写了一份离婚诉状递到万州区人民法院龙沙法庭,并把涉及的家庭财产问题、孩子抚养问题详细列明,还帮忙申请了诉讼费减免。

2019年1月15日,吴发会拿到了儿子离婚诉讼的判决书,判决解除夫妻关系,孩子抚养权归男方,处理财产的结果也很满意。 

“我儿子、孙子的事情都解决好了,我心头悬起的石头总算落地了,真是太谢谢您们了!”吴发会满怀感激的说。




讨要拖欠工资有妙招

张文金是高桥村1组的深度贫困户, 一个人带着14岁的孩子,还要赡养80多岁的老母亲。

张文金平时在万州城区做零工养家,没有一技之长,生活十分困难。2年前,孩子因为贫困险些辍学,在驻村工作队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才重新回到学校上课。

2018年11月19日,一次我到他家走访,想看看孩子的学习情况,正好见到了老张在家。在聊天过程中,张文金用极低的语气说道“我在万州做了半年的零工,还有3700元工资没有拿到手,要了几次老板都说不欠工资了!”几千元对普通人可能数额不大,但对一个深度贫困户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详细了解张文金在万州哪家公司做工,有没有工作记录等等,他都说不清楚或不知道,只有老板的电话。

没有证据,就很难去要工资。又问有没有一起做工的工友,他说只认识隔壁长岭镇一个叫李建国的工友,他们一起在那里做了几个月零工,但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这可难办了,如何联系上李建国呢?左思右想,终于还是拨通了老板的电话,希望通过老板找一下李建国的电话号码。

老板听说检察官找李建国有事情,就毫无保留地把李建国的电话号码说了出来。

当天,联系上李建国,详细了解老板拖欠工资的前因后果,并取得了另外3位工友的证言。

2018年11月26日,在查清事实真相后,再次给公司老板打去电话,询问老板是不是拖欠了工人工资。刚开始老板矢口否认,就告知他已经有多个工人证实此事,并准备到他店里进一步调查,如果可能还会采取法律途径。

在大量事实证据面前,老板同意“回去查查是不是有工资没发”。第二天,老板就打电话,“上半年因为会计更换,一部分工人的工资没有打到账上”,并承诺近期就会把工资补发下去,希望能够得到谅解。

12月20日,在重庆打工的张文金向打来电话,“老板欠我的3700多元工钱到账了,春节前终于可以回家好好过年了!”

在扶贫路上,一边参与脱贫攻坚,一边用擅长的法治方法,解决了多起基层矛盾,维护了当地的和谐稳定。群众利益无小事,我深深的感到,只要将心比心,所有的付出终会有回报,让我们以奋斗和实干来迎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到来!(民盟万州区委会 曾小平)